新年的第一个早晨

新年的第一个早晨

杜小泽握着手机,窗外已是一片黑寂,眼睛终于放弃了挣扎,慢慢的沉睡过去。头顶的灯一直亮着,用温溺的眼神注视着眉头紧锁的她,“嗨”,一声叹息,连睡觉都不能安心吗。

一个人的工作做的好与坏,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你有没有责任感,是否认真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当你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承担起时,那么你就可以发挥自己的潜能,能力,永远由责任来承载。你的工作态度,决定你的工作成绩,在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有大部分时间和工作联系在一起的,假如你热爱工作,那你的生活就是天堂,假如你讨厌工作,那你的生活就是地狱。我们在工作中,就是要清醒、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职责,履行好自己的职责,发挥自己的能力,克服困难完成工作。

鑫铜公司 汤海秀

眼前闪现着各种片段,模糊、陈旧、斑驳,像是时光中老去的光景,一幕幕,破碎的在她脑海中掠过,拼接不齐。杜小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睡着了,抑或是在做梦,可是,一切都显得真实而又模糊。脑袋昏沉沉的,身体沾满水汽,躺在晃晃悠悠飘荡在水中的绿色船面上,船极小,只容一人躺下,就再无空隙。眼前是苍茫的夜色,鼻腔里也充盈着水汽,有青草的味道,就像那种常喝的柠檬茶,甜润清新,想着这个味道的时候,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似乎还满意的咂了咂舌头,想留住舌尖的味道。耳朵里是水波流动的声音,伴着那声音,一双手轻柔的抚上她的额头,“丫头、丫头”的唤着,意识慢慢的复醒,可身体还在睡着,杜小泽看不清那样一双手,只依稀记得那掌心温润的温度,伴着那一声声呼唤,反倒是催了眠似的,意识越加模糊。

新年的第一个早晨。“以后发文件应。。。。。。”我上班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认真的领导,在原来的单位上班,只要你干好你自己的分内工作,没有差错他是不会说你什么的,自从来到我现在这个单位,办公室的每一位领导都像要求自己的孩子那样来要求我们办公室的每一位成员,生怕我们学的东西少,对我们有一种责任感,他们感觉只要在办公室上班就应该什么都会,领导交给的任何事情都能胜任得了,拿起笔来能写文章,不能给领导脸上抹黑,不能让别的科室说我们什么,刚开始我还真的习惯不了,感觉自己很受约束,很是压抑,有种想逃避的想法。可是,主任曾经对我们说过这样一句话“从办公室出去的人都的会写,没事的时候把字练练,多看文件之类的东西。。。。。。”,这话让我听起来感觉担子很重,因为我在写的方面不是很好,我怕干不了,但是领导布置给你了,你有不能把它放那,只能看看以前的文件慢慢的写,完后领导在加以修改,虽然修改的地方很多,但是这样可以促使我进步,使我在以后的写作中注意很多。

早晨七点,我向调度汇报完毕,就离开值班室一路小跑回到家中,用冷水洗把脸,就穿上运动鞋出去锻炼。

耳朵里传来一阵女声歌唱,是她熟悉的手机铃声,一切都显得不真切,杜小泽不明白,明明是只身睡在船上,怎么传来手机的声音。那女声不知疲倦的唱着,杜小泽陷入极度的矛盾当中,她弄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她想翻个身子,查看一下声音的来源,可是却动弹不得。她努力的想大叫,嗓子里也发不出声音,只能张着嘴干着急,不一会儿,额头上已冒出了密密的汗珠,她终于猛地睁开了眼睛,发现灯亮着,自己睡在床上,唏嘘了一口气,复又闭上眼睛。手机就在耳边不远的位置,闭着眼睛摸索到接听,可电话里我们明天去偷红薯吧,还去那个地方的声音又让杜小泽一阵吃惊,更加紧张自己的处境。挂断电话后,她费力的翻了下身,看着床下熟睡的人,才暗暗地松了口气。可刚刚的那个电话,还是让她有些疑虑,就这样在反反复复的思虑中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杜小泽终于疲惫不堪的睡去。可是不久之后的手机铃声让她心里又是一紧,拿起电话时悬着的心才放下,原来是个恶作剧短信。这时的杜小泽完全的放松下来,不管不顾的睡去。

现在有很多单位的领导,他们总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很难带,因为他们不耐挫、不专心、干什么事情马马虎虎,丢三落四,甚至有些年轻人干一两年学到东西就跳槽,但是我们领导从来不这样想。其它科室有时候会因为都会一点小事都会大吵起来,但是在我的记忆力我来的办公室的第一天到现在,这种现象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也不会发生,可能每个领导的做事方法不一样,有的领导喜欢训斥人,他觉得只有在训斥下才能出人才,但是我们领导从来都没有训过谁,就是你做错事,他也会耐心的告诉你以后该怎么办,使你以后不犯同样的错误。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